学员园地  >>  正文反映精神自由的创新艺术
浏览2538次 上传时间 2013/06/04

——读刘子龙的画

邵大箴

艺术创造由两个重要的方面组成:技与道。技即技能、技艺,是物质性的,又含有精神性,它是从艺的基础。它的物质属性在于运用具体的材料,通过手艺劳动,完成艺术创造。从艺者必须懂得材料的性能,掌握基本的手艺技能,遵守专业制作的方圆规矩,来不得半点含糊和敷衍,从这个意义上说,艺术家同时也是手艺人。记得上个世纪80年代末,吴冠中先生应邀在中央美术学院讲学,他针对当时一些青年人鄙视技艺,宣扬观念至上的理论,告诫大家没有手艺是不能成为真正艺术家的。他说:“我是一个手艺人”。艺术家与一般工艺匠师都要掌握手艺,都要为有难度的手艺付出艰巨的劳动,这一点是相同的。当然两者之间的不同也是显而易见的,艺术家在手艺劳动中需要更多的文化修养,更多的个性和创造性,更多的艺术灵性与悟性。也就是说,艺术家的手艺劳动中含有充足的精神性。

艺术中的道是一种精神追求,它超越于在技艺层面上对具体问题的关注、处理和解决,它是形而上的,它体现的是作者对客观自然的真切感受,宣泄的是蕴藏在内心深处的感情,传达的是理想与抱负。艺术作品中表达的思想和感情,有的是作者的自觉追求,也有连作者也未必自觉到的潜意识流露。因此,艺术中的道的内涵是非常丰富的。但抽象的道只能在具体的技艺中显现出来,不可能独立存在。一个能够充分自由表达思想感情的艺术家,必然是熟练地掌握技艺,而又超越技艺至上、有更高审美理想寄托的人。

刘子龙曾在原中央工艺美术学院(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)装饰绘画系研修,在张仃、袁运甫等老师指导下完成了蜡染绘画课题研究,并参加美国威斯康星大学路·斯高教授的纤维艺术培训班。刘子龙在蜡染艺术方面有独特的贡献,他在熟练地掌握传统扎蜡染工艺技术的基础上,广泛从民间艺术中采纳“纹中纹,花中花”技术,也就是既发挥传统扎蜡染千变万化的纹样效果,又赋予其多种色调与层次,大大扩展和加强了它的艺术表现力和感染力,从而使扎蜡染具备现代品格。他在棉、毛、麻、丝、化纤布料上用多种染料进行的几十种染色实验,成绩斐然。但他不满足于材料和工艺技术的革新,而更进一步在艺术创作上有所拓展,于是有了他的壁挂、服装面料和独幅作品。他对客观现实的种种感受,他脑海中的无穷想象,他的梦幻中的境象,以及他从传统壁画、民间艺术、国外艺术作品中获得的印象和启发,都成了他的艺术创作的资源,糅合在他的作品之中。读他的蜡染画,用流光溢彩、气象万千来形容决不为过。豪迈大气、热情洋溢、格调不凡的意象性创造,予人以美和力的享受。

蜡染画创作的成果唤起刘子龙内心对艺术世界奥秘的进一步探求,他逐渐体悟到,艺术在本质上是人的精神自由的表达。这种自由往往被人的认识的局限性所束缚而得不到尽情的发挥。胆大人艺高,艺高人胆大。刘子龙在蜡染绘画的探索中增长了胆识与勇气,进而激励他把自己的艺术才能扩展到其他绘画门类,尝试油画、彩墨和钢笔画水彩画的创作。当然,他要在技艺上熟悉这些画种的特点,如油画的形体结构、肌理和色调,彩墨画中的线条、墨和色的运用,钢笔水彩画对形的塑造与对水分和渲染的把握,等等。他是有心人,他逐一克服这些难题,创造了出色的成果。把他这些门类不同的作品放在一起欣赏,我们不难发现,刘子龙的艺术有鲜明的个性面貌,他尊重传统法则,但不循规蹈矩地死守这些法则,而敢于用现代的视野结合自己的个性来运用这些法则。他努力打通传统与现代、中国与外国、具象与抽象之间的藩篱,凡事能表达自己感受的艺术语言,他都大胆使用。他在绘画材料上不墨守成规,敢于做新的试验,例如他把钢笔画与碳素粉彩结合起来渲染,用线与色彩来塑造形体,形成他独特的钢笔水彩画。他更在艺术语言上追求创新,他视创新为艺术的生命。他的创新是属于艺术语言范畴的,不是题材内容的。题材内容的创新更多地需要艺术家对客观事物的发现,而艺术本体语言的创新则从属于艺术家的主体精神世界。艺术家精神世界的丰富性决定艺术创新的质量与深度。从刘子龙的作品中可以看出,他的创造过程是他与作品愉快对话与互动的过程。绘画材料本身,有意无意落在画面的点、线、和色彩,画面上的实处与空白,都给予他灵感,给他新的刺激。他充满激情地投入,但没有预定的目标和缜密的构思,他随机应变,因势利导,看似随意涂抹,但有一种潜在力量在把握分寸,控制着各种关系的“度”,这便是他的艺术修养。

表达精神自由的创新艺术,不仅能提供人们以美的陶冶和享受,更能给予人们向往和探索新事物的热情。刘子龙艺术的价值正在于此。

102600 北京市大兴区林校南路5号
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 艺术学院
电话:69268701(传真)